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英超 >

【文野观影体】没有太宰治的世界(29)

2022-01-14 12:25 浏览:

【文野观影体】没有太宰治的世界(29)

严重ooc

人物归原著,ooc归我

私设巨多,所有观影内容可能夹带私货

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“太宰君,如果你这么渴望的话,我也可以为你准备能轻松死去的药。”森鸥外这么说着,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一张纸片,而后在上面用羽毛笔唰唰唰地写了些文字。

“真的?”

“相对的,我想要拜托你稍微调查点事。”森鸥外一边写字一边道,“没什么的,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工作,也没有危险,但只能拜托给你。”

“真可疑。”太宰治不满地盯着森鸥外。

“你知道离横滨租界很近的那个镭钵街吧?”森鸥外无视了太宰治的话,“最近,那附近流传着出现了某个人的传闻。我想让你去调查下这个传闻的真伪。”

“这个是被称为‘银之神谕’的特权委任状,看见这个之后不论你说什么黑手党的成员都会听的,尽管拿去用吧。”

政治时事2018及评论_时事报道和评论_对于安乐死,我想说些什么事时事评论?

太宰治轮流看着递到面前的纸片和森鸥外的脸,而后问道,“某个人是指?”

“试着猜猜看?”

太宰叹了一口气,“不想思考。”

“好了啦。”】

“我也觉得很可疑。”谷崎润一郎也赞同太宰治的说法。

“调查某个人的传闻?谁啊?”中岛敦好奇的问着。

某个人的传闻?森鸥外意外的挑挑眉,难道是【中也】?但感觉也不像是在谈论【他】,看来还是存在着不同的地方。

在镭钵街里,值得流传的只有‘羊之王’【中原中也】和无心之犬【芥川龙之介】,还有谁能在镭钵街流传着传闻?

众人也有些好奇。

唯有织田作之助看着叹气的太宰治,嘴角微勾,只觉可爱极了。

【太宰治用阴沉的眼睛凝视了森鸥外一段时间后,沉重地开口了,“……既然是黑手党的最高权力者,不应该会担心街道上的传闻,也就是说是重要到那种程度,不能放任其不管的传闻。”

“并且,若是需要使用‘银之神谕’的传闻,大概严重的并不是那个人物自身,而是传闻本身,是不能不查明真相,将源头击溃的传闻。仅仅只是传播便会成为危害的传闻对于安乐死,我想说些什么事时事评论?,顺便加上不找内行人或是优秀的部下们而是我去办的理由,那个人物就只可能是一个人。”

时事报道和评论_政治时事2018及评论_对于安乐死,我想说些什么事时事评论?

“出现的是——先代首领吧?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森鸥外郑重地点了点头,“这个世上,存在着不可以从墓里爬出来的人。毕竟那位先生的死已经由我这双手确认,也举办了盛大的葬礼了呐。”】

“先、先代首领?!”谷崎润一郎大惊,“他,他不是死了吗?!”

国木田独步一听,心里顿时毛骨悚然,也胡思乱想起来。他看着光线有些昏暗的诊所,只觉得阴森森起来。

不由的,他攥紧‘理想’,心里默念着:我是无神论者,我是相信科学的,我是唯物主义者……

“思路完全正确!”江户川乱步眯眸笑。

“好厉害!”宫泽贤治惊叹,只凭一句话就能推出整件事及结果。

“那是当然!”中岛敦听言顿时挺起胸膛,语气满是自豪,就仿佛宫泽贤治夸的人是他一样,“那可是太宰先生!没有什么是太宰先生搞不定的!”

“人虎,你总算说了句人话。”芥川龙之介也道。

中岛敦抽了抽嘴角对于安乐死,我想说些什么事时事评论?,不打算跟只会动手不动脑的‘残疾人’一般见识。

然而中岛敦仿佛也忘了,在对待有关太宰治的一切事物时,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与芥川龙之介相同的。

【森鸥外抚摸着自己的指尖,指尖上仿佛还残留着那个瞬间的触感,像是切断了巨大的树木般的触感。虽然在迄今为止的工作中切了许多人,但过去的手术中却从未有过像那样沉重的触感。

时事报道和评论_对于安乐死,我想说些什么事时事评论?_政治时事2018及评论

用手术刀切断先代的喉咙,将其暗杀。而后掩饰了这一行为,假装是因并发症引起痉挛,为了要确保气道顺畅才打开了喉咙的气道。

就在十四岁的少年——太宰亲眼看着的,他的眼前。】

“真是丧心病狂啊。”与谢野晶子还是有些不平。

“怎么可以在太宰先生面前这样做?”中岛敦也道。

他还是个孩子啊……织田作之助看着太宰治,想到,同时心中也有些心疼。

【“不可以从墓里爬出来的人么……”太宰治这么说道,随即沉默了半晌,之后像是拿对方毫无办法地叹了一口气,站了起来。

“确实是不能拜托给除我以外的人呢。”这么说着,太宰治夺过递到面前的纸片,“药,约定好了哦,绝对要给啊?”

森鸥外微笑着说道,“这你最初的工作,欢迎来到黑手党。”】

“太宰先生就这样加入了港口mafia?!”谷崎润一郎无奈,这也太草率了吧。

中原中也也是无语了,只因为一个致命药就加入港口mafia?他也不是说港口mafia有什么不好的,就是这也太随便了,有点戏剧性了。

“这是诱拐吧?!”与谢野晶子气极了,没想到【森鸥外】不仅是幼女控,还是诱拐犯。

这个人真是屑极了。

政治时事2018及评论_时事报道和评论_对于安乐死,我想说些什么事时事评论?

【太宰治大步流星地朝出口走去,突然站住了,他侧头看向森鸥外,“说起来,之前说的……你认识和我很像的人,是指谁?”

森鸥外稍稍微笑了下,而后露出透着暧昧的悲伤的神情说道,“是我哦。”

我的命体,我们是命运共同体啊。

森鸥外在心里想着,对他而言,必要的东西是助手。既是秘书,也是心腹,亦是优秀的左膀右臂。

并且最重要的,对作为市井医师的背叛者、全力篡位者的自己而言所必要的,是能够信赖的部下,不需要对其隐瞒的部下,能够理解在冰山顶端持续挥舞独旗的自己的部下。

森鸥外招致太宰的这一误谬,然而,误谬未必通常都是坏事。以为是可以用完就扔而捡来的石子,没想到竟然是特大的钻石。而且还是他的命体,说不定这对于站在满手血腥立场的自己而言是过分的奢望。

但,如果是太宰的话,也许——

“太宰君。”森鸥外无意识地,口中不经意泻出这样的问题,“虽然不知道我能不能理解,但让我问一句——你为什么想死呢?”

太宰治迷茫地回望森鸥外。

那是当真不知道对方是在询问些什么的眼神。

而后以天真无邪的少年的眼神,说道:“我才想要问呢,活下去这一行为会有什么价值,是认真这么觉得的吗?”

时事报道和评论_政治时事2018及评论_对于安乐死,我想说些什么事时事评论?

……】

“并不像。”福泽谕吉出言道。

“我也觉得不像。”宫泽贤治也赞同。

“这【森鸥外】也太自恋了吧。”与谢野晶子很是看不惯【森鸥外】说的话。

“那个什么命体,命运共同体倒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中岛敦疑惑的问着,总感觉跟太宰先生关系很深的样子。

看着神色迷茫的太宰治,织田作之助心不由的抽痛,太宰……

在太宰治出门后,众人也都随他飘去来到了镭钵街。

【太宰治走在镭钵街的下坡道上。

“呼嗯,喝涂装用镀金液自杀在外国超级有人气的吗……原来如此呐。”太宰治一边走着,一边看着书。

神情异常地认真,让太宰治以这样的眼神盯着看的人,现在也好,过去也好,好像都从未有过。

“什么什么?!但人气高的理由只是因为对工业涂装业者而言是容易入手的药物,绝对不是安乐的自杀法。喝下此药的人,要在活着的状态下长时间忍受内脏溶解的激痛后才能死去……嗯,还好没有尝试!”

太宰抬起头,对走在身后的黑手党护卫说道,“呐,刚刚说的事情你知道吗?自杀的时候要注意哦!那个……”】